发布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万亿投资撬动新基建 交通市政建设投资额占比70%


47.66万亿元,这是逾20省市近日发布的2020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总规模。其中,将在2020年推进实施的投资规模为7.45万亿元。

作为“六稳”中的重要一环,“稳投资”的脉络随着各地复工按钮的启动日渐清晰。“投资将会是今年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重要方式之一。”3月15日,一位接近发改委的专业人士向记者表示。

在投资“大盘”中,新基建概念正式“出圈”。上周,A股的传统基建和新基建板块轮番上涨:在水泥、建筑建材等大基建板块强势崛起之外,以5G基站、智能电网、云计算、通信设备、IDC数据中心为代表的新基建板块也走出一波上涨行情。

“新基建”边界

放在不同的视野下,新基建展现出不同的图景。

时代周报记者查阅近两年来官方文件中出现的“新型基础设施”的内涵发现,从2018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到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的会议,再到3月12日国家发改委等23个部门联合印发的《关于促进消费扩容体制 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》中,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、5G网络、数据中心是中央层面明确提出的“新基建”的领域。

而在3月12日央视的新闻报道中,5G基建、特高压、城际高速铁路和轨道交通、新能源充电桩 、大数据中心、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被认为是“新基建”的7大领域,市场和多数媒体也沿用了这一界定范畴。

一个是顶层设计,一个是更为落地的行业解读,如何解释两者之间的差异?

上述接近发改委的人士对此解释,市场目前将会议中提出的“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”中的部分项目如城市轨道建设等,也划归到了广义新基建的范畴中。

例如,在北京的2020年投资项目清单中,分为“3个100”市重点工程,包括100个战略性强、事关全局和长远发展的重大基础设施项目,100个功能性强、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民生改善项目,以及100个带动性强、具有龙头和引领作用的高精尖产业项目。其中,21个市郊铁路、轨道交通项目被划入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类别。

“一些人会把硬的软的都划归到新基建的范畴内,那么新基建就不止局限于5G、物联网等。”该人士继续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中国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在3月11日北京大学国发院的线上研讨会上也表示,新基建目前最直接的表现还是股市上有些反映,一些行业的股票涨得很好,但和实际的增长还是两回事。

此外,与以“铁公机”为主的传统基建的投资额度相比,新基建的额度相去甚远。根据中泰证券研究所结合过去PPP项目情况的测算,狭义新基建的投资额仅占0.5%左右,广义新基建投资额占比约16%。以交通、市政建设为代表的传统基建项目投资额占比70%以上,仍是基建投资的主力。

短期作用不宜高估

虽然新基建在基建投资中的占比并不算大,但其在未来新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容忽视。

上述接近发改委的人士用“弯道超车”来形容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所面临的机遇。“新基建的方向是对的,而且与国家新旧动能转换的阶段相适应。在这个阶段,相比于传统基础设施,更加亟待发展的是一些关键核心技术,像5G、工业互联网以及其他新兴技术。这些技术不仅前沿,同时也是我们要补的短板”。

“其他像高铁、特高压等新基建项目,仍然是我们的优势项目,也是我们可以对外输出的技术,对于这些技术,我们要加以巩固。”这位人士进一步表示。

不过,如果要考量短期的收益,多份研究报告显示,新基建增速虽快,但量不够大,短期作用不宜高估。

据中泰证券测算,今年基建投资有望拉动名义GDP增长1.5个百分点,较前两年有所改善。其中,狭义新基建仅能拉动0.1个百分点,作用仍然相对有限;而广义新基建大概能拉动名义GDP增长0.6个百分点,依旧不及传统基建稳增长的力度。

以5G技术最大的应用场景工业互联网为例,“规模很大,收入却差得远。” 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务副主任、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直言。

对于不少传统企业而言,要不要采用新技术的关键在于能否真的降本增效,特别是能否在短期内获得收益。因此,让企业切实感受到成本下降,是新技术下沉的关键一环。

在C端已饱和的情况下,5G的潜力开始转向B端,但B端启动不易。

“主要原因在于to B的基础很差,现在企业对5G的需求还是少数,除了和互联网相关的行业和企业有强烈的需求,其他多数企业并没有那么大的需求。”韦乐平指出。

但对科技公司来说,短期的投入产出比并非唯一考核标准。中国工程院院士、阿里云创始人王坚曾将互联网、数据和计算类比为新时代的火、新大陆和电。可见,新型基础设施未来将会承载新经济的底层框架,其长远收益更加令人向往。

大量科技公司正在为“新基建”建设打地基。

2014年落户上海的激光雷达制造商—禾赛科技是自动驾驶产业链的上游公司,激光雷达被比喻为无人驾驶汽车的“眼睛”。3月16日,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TO向少卿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作为创业公司,他们非常关注新基建带来的新机遇。据向少卿介绍,2019年,禾赛科技上榜“上海市科技小巨人工程拟立项名单”,依靠政府支持,禾赛科技挺过了创业初期的艰难时期。如今,迎着新基建的风口,向少卿“非常看好自动驾驶前景”。

吸引民间资本参与

新基建究竟要如何建设?

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强调,启动新一轮基建,关键在于“新”:要用改革创新的方式推动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,而不是简单地重走老路。

“新基建有新的主体。”这是任泽平的最新判断之一。在他看来,除了政府的债务、银行贷款和国有企业为主的投资方式,未来还应有民间资本的参与。

对于政府在新基建中的作用,前述接近发改委的人士表示,“政府需要通过投资、发行政府专项债去多做一些事情,把社会投资带动起来,稳住社会预期和信心。”

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温来成对记者指出,当下,不少企业仍然对经济的预期比较悲观,对市场发展走势也不太能够准确把握,对PPP投资方式的参与热情在下降,“在这样的情况下,政府优先启动新基建、带动民间投资,可能也是一条路子。因为政府投资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具有引导性作用,能够起到‘四两拨千斤’的作用”。

“如果能解决预期问题和融资问题,再加上政府引导,相信民间投资会得到比较快的发展。”温来成进一步指出。

韦乐平提示道,目前5G推动主要是政府、厂家和投资界三方,未来5G技术能否真正起飞,还要看与5G相关的产业能否培育起来,“一个良性的、庞大的生态产业链能否有效形成。”时代周报徐曼曼




0 个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